時差之一   因為時差沒有調過來,來到曼谷後每天都睡到至少中午才起床,這天更睡睡醒醒到四點半,無可奈何地在床上坐起身,明知沒有興致到什麼地方,有什麼起床的必要呢。  我用冷水泡了一杯很克難的咖啡,慢慢啜著,坐在另一張空床很粗糙的毯子上,少了溫度,奶水,厚實的馬克杯,那黑房地產色的液體喝起來完全沒有咖啡的滋味;或者說咖啡的情調。打掃房間的工作人員早先來敲過門,我應門時打開一條門縫,微笑地搖了 一下頭,她很刻意地不朝門縫裡面看,在我闔上門前塞給我一瓶礦泉水,我反而有些尷尬,想著實在應該讓她進來看一看,房間裡沒別人,當然那不重要。而回到床上不禁G2000又胡亂地想;沒有訪客在這樣多功能的旅館算不算是一件丟臉的事。洗好澡出門,曼谷的馬路分外難走,既無騎樓,人行道柔腸寸斷,這不是個適合壓馬路的都市,可惜最有趣的都是路旁的尋常人家,我很清楚自己為什麼晚上走得比白天慢,因為這傍晚屋裡的燈漸漸亮起,像舞台一樣,一家老小都在家,支票借款總是在吃飯,看得到殷實的生活姿態。在路邊的攤子隨便吃了晚餐(或說早餐),到沙拉登的加州,為此還特地先買了一雙球鞋,這裡規模設備實在比台灣的分店要破爛得多,可是看看會員的素質似乎比較好。原因不難理解,這類健身中心對泰國人來說,當是高消費,不像台灣那麼大眾化。發現一件不同辦公室出租的事,我原以為泰國多麼開放,才會情色工業如此發達,更衣室裡的男人卻都小心地在毛巾裡脫穿內褲,連痱子粉也伸進去倒,和台灣很不一樣。除了那雙球鞋以外,我還為自己買了一件牛仔褲和一件背心,都是在ROBINSON百貨公司裡買的,當時正在大減價。看到夜市裡琳瑯滿目的衣飾,產生了欲望;卻術後面膜並不堅決,我想自己還沒有完全從在英國克勤克儉的日子裡過渡過來,雖然來到泰國,誰沒有那彷彿暴發的心態。雨從離開加州後就開始下了,一下子大起來,在夜市的塑膠帆布屋頂下潮濕而悶熱,我發現自己被困在這條用衣服,球鞋和手表鋪設的隧道中,只好來回走了兩次。看到一件滿是刺繡的日本式西裝牛仔褲,順便問了價錢,那小販便在電子計算機上按了2000的數字。我轉身要走,那小販迅速拉住我手臂,把計算機塞過來,我按了300遞回去,他看了露出憤憤的表情,又按了500遞過來。在這條隧道中開始走第三趟,了解了交易的破綻,這些小販都是能手,再冷酷無情的人在他們面前也要毫無保留地愛永慶房屋上,我真想待在這裡,學得怎麼讓一個人心動的方法。雨雖然沒有持續下下去,路面卻積起水來,暫時不像會消退。我踮著腳尖,辛苦地踱到酒吧,街道鋪了木板和輪胎,從大馬路上一列直到門口,好像不讓你去別處似地。這家我未曾來過,是一個網友推薦的,進去以後,客人並不算多,服務生帶我到位褐藻醣膠子上,點好飲料,送來時服務生又在旁邊坐下,和我閒聊,用一種調情般的方式寒暄,那樣的歡迎有些太甜膩了。舞台上都是赤身露體,僅穿著紅內褲的男子,緩緩繞著圈子,從台上下來,走過客人的桌位,再回到台上。我四下看了看,以為客人們會怎麼左擁右抱;放浪形駭,其實並沒有。我這次在曼谷租辦公室直到現在都還沒看到任何台灣加州或別處的熟面孔,簡直是一件希罕的事,沒有那些不知厭足的台灣人,來和我分一杯羹,心中正覺得十分快意,考慮著是否該為自己的歡暢訂定一個新標準,看著舞台上,剎時卻又想起他來。——自己現在正有著他也有過的快樂,這也是一種分享嗎?正當我開始沮喪之前酒店工作,秀卻先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jacky cheung

wc80wcipt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